欢迎访问环境与经济网站!
 首页>>环境保护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为何三次紧盯海南红树林

2023-12-08 浏览:353

  在海南省文昌市,数百条养殖塘取水管穿越红树林保护区核心区,延伸至海滩;在临高县,彩桥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内的养殖塘被当地以“历史遗留问题”为由长期漠视……12月1日,中央第三生态环保督察组通报,海南省一些地方红树林保护不力,非法占用红树林保护区,破坏损毁红树林等问题依然突出。

  2023年11月,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随中央第三生态环保督察组在海南现场调查。与前两轮督察不同的是,此轮督察更加关注红树林保护的顶层规划和督察整改。

  红树林保护所暴露出的生态环境问题,其背后既有监管的不到位,也有产业发展的不充分,是海南高质量发展必须直面的命题。在督察人员看来,海南亟须出台红树林规划,明晰保护职责,以高水平保护推动高质量发展。

  督察整改不力,红树林生态环境恶化

  红树林是热带、亚热带海岸潮间带特有的胎生木本植物群落,对保护海洋生态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有“海岸卫士”之称。海南红树林资源禀赋优越,约有6100公顷。海口市东寨港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迄今为止我国红树林中连片面积最大、树种最多、林分质量最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自然保护区,但该保护区管理松散,违规养殖等问题长期存在。督察发现,该保护区的缓冲区、实验区仍违法存在约560亩养殖塘、7个渔船临时停靠点,上百艘渔船随意进出,拖网、地笼随处可见。

  保护区被违规侵占的现象也发生在三亚河红树林自然保护区,该保护区内建成金鸡岭桥头公园篮球场、喷泉广场、停车场等,侵占保护区约109亩。

  此次督察通报的破坏红树林问题分布在海南多地。督察人员表示,线索的主要来源是生态环境部卫星中心和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提供的卫星图片和技术支持。

  进驻前一个月,督察组成员就已来到海南暗查。进驻后,督察组与国家海洋环境监测中心团队一起分析比对最新的卫星图片,发现了临高县和儋州市的破坏红树林问题。

  卫星影像清晰显示,2022年以来,儋州市光村镇位于生态保护红线内的21.9亩红树林被陆续砍伐。2023年5月以来,临高县博厚镇马袅湾生态保护红线内的约6亩红树林被砍伐破坏。

  前两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都曾点出海南有关红树林保护的问题。

  2017年,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通报海南省违规填海造地、破坏红树林。

  2019年7月14日至8月14日,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海南省开展了第二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并于2020年5月9日向海南省反馈了督察报告。反馈时称,澄迈县盈滨半岛滨乐港湾度假区在第一轮督察进驻结束后“顶风而上”,违法抽取海砂围海造地,大面积填埋红树林,并造成项目附近残存的1960株红树枯死。

  督察人员告诉记者,与前两轮不同,第三轮督察从督察整改的视角关注问题,直指海南文昌督察整改不力,红树林生态环境恶化。

  海南省2018年的督察整改方案提出,2020年年底前完成位于文昌市的清澜红树林省级自然保护区内养殖塘清退和还湿还林工作。但督察发现,自2018年以来,文昌市虽陆续清拆了该保护区内部分养殖塘,但仍有一些养殖塘清退方案直到2020年才制定,且清退工作推进缓慢。

  督察人员发现,该保护区缓冲区内长约1.5公里的海岸带上,大量养殖塘取排水设施遍布海滩,海滩被严重扰动侵蚀,沟壑密布。缓冲区内,养殖尾水从排污口直接排入红树林,还有大量管道直接穿过保护区核心区。

  督察组表示,文昌市对清澜红树林省级自然保护区督察整改任务推进缓慢,有关部门既没有严格对照法律法规的要求进行全面部署,也没有把此前部署的工作落实。

  红树林保护规划缺失、职责不清

  早在2011年修订的《海南省红树林保护规定》就明确,海南省人民政府有关部门组织编制红树林资源保护发展规划;海南省和红树林资源所在地市、县、自治县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建立红树林资源档案;禁止砍伐红树林。但至督察组进驻时,海南省尚未出台红树林资源保护发展规划,也未建立相关档案。

  由于规划缺失,分布在自然保护区之外的红树林底数不清,保护范围不明,保护措施难以落实。个别地方保护意识淡薄,缺乏监督检查,甚至到督察组现场调查时,才知道红树林已遭受破坏。

  记者随督察组进入临高县博厚镇马袅湾生态保护红线内时,需走过几条仅能单人通过的土路,再小心穿过两道由几根竹子搭起的简易竹桥。那里有6亩红树林被砍伐破坏,但当地在督察组调查前并不知晓。博厚镇林业部门相关负责人称,“这片区域是护林员平时巡护不到的地方”。

  上一轮督察中被严厉批评的海南澄迈县,在整改后编制了《海南省澄迈县花场湾红树林保护利用规划(2019-2035年)》,成为海南率先出台红树林保护规划的地方。

  此外,按照第三次全国国土调查对于地类的划分,红树林地性质由“林地”变为“湿地”,使红树林保护面临管理上的新问题——到底由哪个部门牵头编制规划。

  2011年修订的《海南省红树林保护规定》明确,由林业部门组织编制规划。在今年11月海南省最新修订的《海南省红树林保护规定》中,组织编制红树林资源保护专项规划的则为“省和红树林资源所在地市、县、自治县人民政府有关部门”。

  督察人员表示,借此次典型案例的契机,提出问题,督促地方抓紧研究,将任务分工落实到具体部门,不能再继续过去的粗放管理模式。

  “以前关注红树林有没有,现在关注红树林好不好。”督察人员提出,“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进入第三轮,更需要海南在管理的长效机制与顶层设计上形成关于红树林保护、管理与修复的完整科学的体系。”

  生态环境问题背后是高质量发展命题

  水产养殖是海南的特色产业、民生产业。但研究表明,围塘养殖也是造成红树林面积减少、生物多样性降低的最主要因素。

  海南省文昌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会文镇党委书记洪忠师介绍,会文镇常住人口约3万人,几乎1/3的人从事水产养殖业,去年会文镇养殖水产品产值约有16亿元。取水管遍布海滩,“基本上每家养殖户都有约10根这样的水管”。

  文昌市会文镇南新村村民李明周(化名)从事水产养殖已有20年,养螺是一家的生计所在。“我们知道红树林好,可以为村庄挡风挡浪。”在李明周的理念里,保护红树林,不砍掉就没问题,取水管穿过保护区似乎没有影响。“拉管的时候,遇到红树林生长的位置,就用弯头绕道避开,我们不动它。”

  早在2009年6月,海南清澜红树林省级自然保护区就已核定保护区范围,但一直以来,当地并未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

  洪忠师说,当地存在抓发展、抓经济、轻保护的问题。“一些村民没有耕地,养殖也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

  文昌市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海水养殖是他们的心病。

  “海南的水产养殖由来已久,目前到了跟生态环境矛盾较突出的阶段。”督察人员强调,“自然保护区是生态保护的底线,特别是在核心区和缓冲区,是退无可退的地方,所以在这些地方才会提出不允许进行水产养殖的要求。这应当成为共识。”

  《海南省养殖水域滩涂规划(2018-2030年)》划定了禁养区、限养区、适养区,明确自然保护区属于禁养区。

  发展与保护的矛盾并非无解。有业内人士指出,海南的水产养殖在适养区建设上十分滞后。文昌的养殖产业不是过度发展,而是不充分发展。目前,该产业没有达到相匹配的基础设施建设水平,才会出现随意拉管取水、无序发展的现象。

  “根子上还是高质量发展的问题,暴露出来就是生态保护的不到位。”专家建议,地方在发展养殖产业时,需要留出一部分用地用于公共配套设施或生态保护设施建设,把养殖业规范起来,统一取水、统一治污、统一排放。

  红树林的修复也应被高度关注。业内人士指出,一些地方热衷于修复,而对管理野生红树林积极性不高,需警惕可能出现的蛮干乱干、违规验收等形式主义做法。管理好红树林是一个系统工程,更需要规划引领,使工作更加有序科学。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张艺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贾贤堂 ]


Copyright © 2021 环境与经济 版权所有
邮箱:huanjingyubaohu@163.com 
网 站: http://www.huanjingyujingji.com  

冀ICP备2022019642号-2

冀公网安备 13010402002422号